浜崎真绪新作品

浜崎真绪新作品

 有如气喘之症,乃肾气之欲绝也,宜补肾以转逆,故必用人参,始能回元阳于顷刻,非人参入肾,何能神效如此。 山药补虚,而亦能补实,所以能添饱闷也。

深知十剂之义,则经权常变,折衷至当,又何有难治之病哉。答曰∶惟皆是根升之性,而又有形色气味之不同,故主治各异。

童便煎作秋石以为滋阴,实则大咸走血,反能发热,毫非童便本性。答曰∶此为辨药之真性起见,凡显然易明,确切不移,精妙无比者,一一论定,使人知此理,则真知此药,并可以用知别药。

 曰∶腰脐为生气之根,岂有根本大利而枝叶不舒发之理。水不濡火,则为烈火,亦非湿也。

曰∶涩剂实不止三法也,举一可九论燥剂。于是咳嗽胀满之病增,人以为人参之破肺气也,谁知是人参之生脾气乎。

 宜滑而滑之,虽非涩之病,偏八论涩剂。此等议论,真民生之大不幸也。

Leave a Reply